·登录  ·立即注册  2021/4/19  星期一    
·网站首页  ·论坛首页  ·分类浏览
 ·信息网腾讯微博
搜索:      
  最新发帖:
收一台二手电脑 白居易《江郎山》诗 须江游乐园工作人员素质极其低下
希望江山也有高新区 私占公家道路,铸铁门,砌围墙,不让行.. 观成江山实验学校会建在哪?
打个疫苗真费劲 江玉公路何时开工建设 和谐之韵
向交警部门反映个问题 各位大佬,江山哪里看小孩皮肤好?? 《红楼梦》的5副对联 写尽了人生智慧-..
乱停车,消防车进不来 道尽人生的4个汉字---转 请有了解这公司的交流下
 
当前位置:西南论坛>>西南文坛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20条/页 转到:
 主题:礼贤解读     发布于:2021/1/30 7:10:56 倒序浏览

周共济
锦袍举人(10级)
注册时间: 2008-1-17
只看楼主      楼 主

       有这么一个地方:曾做过十年的古县治,建国初期是区建制,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撒区保留乡建制,1992年又被撤乡降为行政村建制。这独一无二的地方,就是江山市境内的礼贤古镇。
      最早听说礼贤这地名是1978年秋。那时,姐姐考上淤头中学读高中,周末回家时,就会向家人讲述她的许多见闻,其中最引人入胜就是与她所读学校一江之隔的古县治礼贤了。姐姐那绘声绘色的描述,对于象我这样几无远足的山村少年来说,无异是潜意识里凭添一幅神妙壮丽的图景,心中激起一种莫名的向往。
       1982年4月初的一个周末,我所在的吴村社中心初三(1)班全班同学到江郎山春游,全程二十余公里均徒步。从学校出发,走了七公里就是淤头区委驻地,再走过跨江渡桥,过不久就进入礼贤古镇主大街。大街南北走向,由青石板铺成长且直,整洁亮丽,古色古香,大街南端有座城隍庙,门楣雕刻恢弘、精美、传神。城隍庙大门前就是江山的母亲河须江,江边有座木结构的四角亭,外观看上去相当古老,颇具风格,亭上匾额依稀可见“萃贤亭”三个大字……平生首次涉足礼贤古镇,恍惚间,仿佛自己走进千百年前的历史长河中......
      1986年3月,金华卫校校友毛剑文邀我到他老家礼贤重游。从淤头站下车,走四、五分钟东望,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刚浇筑好的桥墩,新建的礼贤大桥初具雏形,预示不久的将来礼贤与江对面205国道仅是咫尺之隔却不通车的历史终于画上句号;礼贤古镇临江而建,镇区开阔平坦,东南面是高耸的万青山及余脉,成了古镇苍翠的屏障;古镇一公里圈内建有浙江电工器材江山变压器厂等省重点企业以及市属厂矿企业,展现现代新兴气息与四年前仅仅十余钟匆匆路过明显不同,这次我有充裕的时间触摸和感知礼贤了,古镇随处可见百年古樟,那片翠樟掩映下的礼贤古县学遗址,今成了礼贤乡中心学校,很是迷人;街面店铺林立,作坊成片,人来人往,从不喧嚣,让人留连; 城隍庙改作乡文化站,室内有各式古训字画,令人神驰......整个古镇显得古朴、幽静、雅致,依是古县治风韵。其时,恰值《衢州报》、《江山报》依次刊登《欧阳修与萃贤亭》一文,记述北宋年间,进士、校书郎周颖在自己老家礼贤自筹建造一座萃贤亭,欧阳修特地为该亭题诗;“君家富山水,占胜作高亭。坐听溪流响,能令醉客醒,阳生辟木秀,寒入乱峰青。吾族东南美,人贤地益灵。”苏舜钦等也有赠诗,还有宋仁宗赐匾。只惜当我重游那处萃贤亭已被变卖拆毁,新建民居。在该亭原址近旁,搭了一座简易的木桥直通江的西岸,苍茫暮色中,零星见到桥上行走着劳作归来的乡民,而桥下那浩荡北去的江水,犹如礼贤悠悠的历史,让我陷入了无穷的追思......
       我对礼贤就这么怀想着,直到近年终得真解,还有一份惊喜。那是2016年夏,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阅一套1945年重修的《诗坊丽坦周氏宗谱》。该宗谱详细记载:唐朝初年三衢刺史周美第十三世裔孙周逊(进士,中宪大夫),因五季之乱于后汉高祖天福十三年(公元948年)迁离世居地清湖蔡家,创居礼贤。周逊曾孙周迪(行宪一,朝奉大夫)独子周德益(字仲尧,1015年生)于北宋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创居诗坊; 继后,周逊另一个曾孙周颖(行宪四,进士,校书郎,1012年生)第四子明先、第五子灏先迁徙诗坊附近的吴村桥头,明先长子周铸又迁吴村礼贤尾。后来,又将《诗坊丽坦周氏宗谱礼贤丽坦周氏原谱校对,对接无误。老家宗谱表明,先祖周逊是礼贤最早的住民,公元948年(五代十国时期)之前,那里还是蛮荒之地。当时,江山县南部有仙霞驿道通闽,江山至玉山驿道通赣,而礼贤恰位于这两条驿道中间,显然被冷落了。公元1267至1276年江山县治迁至礼贤,并一度易名为礼贤县,时值南宋末年的战乱时期,而且,距周逊创居礼贤已有三百余年; 距诗坊(位于江山至玉山的驿道上)周氏始祖周德益公迁离礼贤也有两百多年了。可喜的是,这部宗谱的记述已得江山市相关部门的认证。从周逊创居礼贤,至礼贤设县,都因时势动荡; 千百年来,礼贤极少受战火的侵扰,尤其是太平天国和抗日战争这样的浩劫,礼贤始终安然无恙,礼贤古镇乃当之无愧的福祉。
       胜而不骄,有容乃久。 而今,礼贤古镇连同淤头一起归辖于贺村镇,而贺村镇已被立为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镇,城镇建设驶入快车道。贺村新城与礼贤古镇同处须江东岸,两者相距不到五公里,地貌习俗相似,且随着发展业将连成一片,届时,新城经贸与古镇文化有机融合,礼贤必以特有的风姿再度成为一个耀眼的亮点,与江山市区交相辉映!

                                                                                                  2021/1/30  初稿

   支持点赞(62人)   弱弱飘过(30人)   反对(34人)
乌房山中学
同进士(12级)
注册时间: 2016-5-6
更新于: 2021/1/30 9:52:54  只看此作者     2 楼
最理想是淤头并入礼贤,设礼贤镇,这样的话,礼贤这个古镇就可以得以保留。现在,古礼贤风貌将不复存在了。十分可惜!!!
   支持点赞(25人)   弱弱飘过(21人)   反对(19人)
臭味来了
锦衣童生(4级)
注册时间: 2019-6-16
更新于: 2021/1/30 12:30:52  只看此作者     3 楼
我个人觉得应该顺应时代潮流,礼贤既然已经越来越落寞了,出去打工也好做生意也好,礼贤这20年来越来越冷清的。鼓励村民到贺村置业吧,砸钱搞古色古香没什么意义了
   支持点赞(22人)   弱弱飘过(17人)   反对(29人)
江大福
白袍举人(8级)
注册时间: 2015-12-5
更新于: 2021/1/30 20:19:15  只看此作者     4 楼
给楼主点赞
   支持点赞(27人)   弱弱飘过(14人)   反对(18人)
周共济
锦袍举人(10级)
注册时间: 2008-1-17
更新于: 2021/1/30 21:54:33  只看楼主     5 楼
       一座城市,一个乡镇,无论经贸有多发达,文化积淀不可或缺。礼贤古城的灵魂就是丰厚的文化底蕴。近年,市政府已着手这方面的保护规划及措施落实,相信继廿八都、大陈之后,礼贤古城的明天将更辉煌耀眼!
   支持点赞(37人)   弱弱飘过(19人)   反对(17人)
周共济
锦袍举人(10级)
注册时间: 2008-1-17
更新于: 2021/1/30 22:12:03  只看楼主     6 楼

   (加发一篇旧作《感触廿八都》,与《礼贤解读》堪称姐妹篇)

                                    

                                                感触廿八都
   

   廿八都素有
遗落在仙霞古道上的一个梦的美称,然我作为一个地道的江山人,真正走近并解读这千年古镇,则是比较晚的事了。
   1987327,我乘单位的面包车前往毗邻玉山、广丰的几个乡镇调查当地儿童皮疹流行的起因,廿八都是此行的最后一站。下午3时,车子进抵小竿岭时,同道告知我,前方就是廿八都古镇了。当时,天空浓云如墨,天色濛濛,车子在如蛇行般的山路上缓缓盘旋,却怎么也看不清古镇的一点容貌。车子驶到位于镇口的廿八都镇卫生院,已在迎候的何南山医生随即陪同我,来到卫生院通往镇校的那条由青石砌成的小巷,走进预先选定的七名患疑似麻疹在家隔离休养的儿童家中,逐一诊查,并抽取血样送检。待查访完毕,一个小时已过,天空忽然飘起了毛毛细雨,因采集的标本须及时带回进行处理,我无暇光顾街景,只得匆忙随车返城。当车子返抵小竿岭时,浓雾弥漫,车窗外全是迷濛一片,分不清哪个是山,哪个是路,整个感觉好象是飞机在高原上空的云层中穿行。我平生首次到廿八都,却如梦游一般,擦肩而过。
   2006年五一节,宏星电器厂老总毛立宏和我两家人一道自驾游览浮盖山。晨5时许,我们迎着朝阳从城里出发;当车子驶至江郎时天色忽而暗了下来,过了峡口竟飘起绵绵细雨来。这时,毛总的女儿和我女儿一起发出连声哀叹,我则以“小雨可增加出游的情趣”来宽慰大家。阔别十九年了,当车子重又驶到小竿岭时,雨暂停了一会儿,天空洗得异常洁净,我惊异地发现,往昔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已不见踪形,代之以宽阔平缓的小竿岭隧道。毛总提醒道:早先的老路已留在隧道上方的山顶上,无法见到了;不过,过了隧道后,还可见到一段的。稍后,我向右侧俯视,果真见到了一段已被废弃的老路,羞涩地避在一旁。再往前眺望,四周高峻苍翠的群峰拱围着一片空旷的盆地,依稀可见青砖黛瓦或成片、或成群,点缀其间,一条宽阔笔直的京台高速路基从旁向远方无限延伸;再靠近些细看,绵长蜿蜒的枫溪绕镇而过,成排的粉墙黛瓦古朴典雅,高耸的马头墙肃穆秀挺......我们按原先计划,直奔浮盖山而去。谁料,车抵浮盖山时,雨又骤然猛下,这更增添游兴,我们两个家庭六个人,时而钻山洞,时而攀梯子,待将整座山的所有景点游遍,一看已过晌午了。分不清是雨水淋的,还是汗水浸的,我的衣着全湿透了,大家又饥肠频叫,于是,驾车返廿八都用餐。谁知,那老天爷的兴致比我们的游兴还浓,雨倾盆地下,直逼得我们躲进廿八都新街的三峰农庄就餐歇息。当时,我够狼狈的,因没多带一件衣服,所穿的一件较厚的长袖T恤总拧不干,冷得发抖。记起朋友刘素凤(时已迁居宁波)的弟弟刘和益就在廿八都新街住家,但不知她弟的电话,我就拔打刘素凤的小灵通,通了,却无人接。无奈之下,我只好一边喝汤,一边充“店小二”帮店家烧柴火(该店只烧柴)名义取暖。就这样过了近两个小时,雨仍越下越大,我们只好钻进开着空调的车子,转往保安去了。我真没料到,此次廿八都之行,竟只是一晃而过。
    200710月下旬,我受派到廿八都援医一周。102210时,我赶到镇卫生院报到时,发现卫生院已非二十年前的旧址和旧貌了。我住在该院二楼的接待室,推开窗户一望:清彻的枫溪正绕着院墙根缓缓向南流去,垂柳掩映下,成群的鹅鸭正尽兴地戏水,溪边还有几个俏丽的村女在赶洗准备烧中餐的蔬菜,好一派水乡田园的景象!午饭后,我一改午休的积习,独自一人逛街。出了卫生院大门,就是廿八都最有名的浔里街的南端,我沿街漫步,见到街两边古建筑的外墙高达六、七米,兼集浙、徽、闽、赣、滇等各种风格,有些已斑驳幽黑;鳞次栉比的马头墙伸向街心,天空往往只露出窄窄的一道缝隙;最富于特色的是各家各户房门口的门楣了,虽说我也曾见过很不少江南民居的门楣,但象廿八都这样,由梁、枋、橼、望板、垂莲虚柱构成四柱三楼,上覆黛瓦,上檐起翘,各个部件都有精细木雕装饰的门楼,却是从未见过的.....诚然,这个眼福是以往在古镇外围所无法享受的。如果说,前两次我所见的廿八都还只是一个蒙着面纱的深闺少女的话,那么,现在展现在我眼前的廿八都,就是一位雍容典雅的出闺少妇了!我一边掏出高像素的“索尼爱立信”手机尽情地拍摄着这一幕幕壮美的景观,一边默默地回想着那一幅幅鲜活的历史画面,仿佛时光又倒流到百年之前......
    下午一点半,我按时返回镇卫生院,从那时起,我就成了该院一名医生了,将履行自己的职责。说来有些愧疚,我名义上是去传经援医,因自己“专业面”太窄,在很多方面,如:儿、外、妇等科我倒是须向他们学,甚至我连学徒都不一定够格呢!该院近二十名医务人员,绝大部分是已毕业工作十余年的医学大学生,几乎全是非廿八都籍的,每月实际出勤28天以上,一年间也就难得有回乡休假时间。再则,他(她)们全都会说一口流利地道的廿八都话。我想:作为古镇的一个重要窗口,廿八都卫生院可称得上是江山区域内同级院中的一处奇葩了!
    临近下班时,刘和益接到他姐姐从宁波打来的电话,亲自到卫生院,邀我到他家作客。从卫生院到刘和益家仅百余米,而他家距三峰农庄仅十余米。我们边走边谈,当提起一年前的五一节之事时,刘和益对我说,“其实,那天我姐姐曾回廿八都娘家,但小灵通仍放在宁波,想不到让你在咫尺之隔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是事后才知呀!”我笑说,“这都是老天爷在捉弄人呀!”在刘和益家稍坐片刻,我提议去他西边村的老屋看看。约过十分钟,刘和益用摩托车将我带到位于廿八都西面半山腰的西边村。而这座山的另一边即是江西广丰县地界了。西边村是有名的山药和脐橙专业村。进了村子,我看到大片的果树林里,黄橙橙的果子挂满枝头。这时,刘和益说,“周医生,你来早了,这脐橙还未熟呢!否则你可多带点回去了!”刘和益的三婶见有城里的来客,热情递来一大蓝子的各样鲜果。那晚,月色很亮很美,我走出屋子,驻足水泥浇筑的村道上,回望黛青色的山峰,只见该村座座楼房仿佛就悬在我的头顶;再转向东边远望,空旷的盆谷,灯光成行成列,周边是巍峨的群山,宛如四方关隘拱列。这独特的自然环境,促成了此地有时被用作一个军事要隘乃至商旅要道,有时又被认作为一个世世外桃源。那段时间,各家电视台正在热播电视剧《血色湘西》。剧中所展现的地貌、建筑、民俗等,与廿八都竟是惊人的相似。我觉得,从地理和历史的角度来看,廿八都有似湘西,又胜于湘西。
    实际上,那段时间我的门诊工作并不空闲,全科医疗我不太适应,内科常见病却是轻车熟路,我还到过溪口等村为一些重病人出诊。另外,廿八都原先就有不少我看过的肝病病人,这时就近赶来看肝病自然要多一些。尽管如此,我对该院的奉出实在有限;然我对廿八都却是无限依恋。1027,我告别廿八都返城时,我给该院一些医生留言:
   三进廿八都,一时、两时、再千刻;
   情系飞云地,十言、百言、复万语!

                                         (原稿写于 2010/12/12)

后记:

    在我援医期间,与我同科室的护士林丽曾特地返廿八都,邀我到她家吃晚饭。林丽的父亲曾任浔里村村主任。那晚,作陪的还有林丽那从鹰潭市医院退休的姑爷、姑奶,席间,老人家讲了许多关于廿八都的历史故事,包括“曹金姜杨”四大家族的故事,简直将我迷倒了。
    我最初仅拍了一点廿八都的外景,廿八都卫生院的鄢祥海医生说我还须到室内拍实景。在鄢医生的带领下,我堂而皇之地进入好几家有名的楼堂取景,可惜那天文昌宫锁着,进不了,未能拍到内景。这些照片全部存贮在我的电脑里,让我时时清楚地记取廿八都动人的画面.

   须说明一下的是:2007年, 廿八都古镇的诸景点尚未由市旅游局开发,当时的情形与现在相较迥然不同.

   支持点赞(35人)   弱弱飘过(19人)   反对(18人)
乌房山中学
同进士(12级)
注册时间: 2016-5-6
更新于: 2021/1/31 12:15:52  只看此作者     7 楼
上世纪七十年代首次去廿八都镇,镇政府在临街的古建筑内,第一次吃到廿八都豆腐。晚上睡在镇政府内,当时是夏天,但还要盖小被。民风古朴,实在令我敬佩。
   支持点赞(25人)   弱弱飘过(20人)   反对(16人)
心依样
探花(15级)
注册时间: 2012-10-27
更新于: 2021/2/1 10:02:08  只看此作者     8 楼
为周医生文章点赞,犹如身临其境 穿越时光!
   支持点赞(23人)   弱弱飘过(22人)   反对(17人)
周共济
锦袍举人(10级)
注册时间: 2008-1-17
更新于: 2021/2/14 22:34:52  只看楼主     9 楼

( 修改后重发)

                                                                          礼贤解读


      有这么一个地方:曾做过十年的古县治,建国初期是区建制,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期撤区保留乡建制,1992年又被撤乡降为行政村建制。这独一无二的地方,就是江山市境内的礼贤古镇。

      最早听说礼贤这地名是1978年秋。那时,姐姐考上淤头中学读高中,周末回家时,就会向家人讲述她的许多见闻,其中最引人入胜就是与她所读学校一江之隔的古县治礼贤了。姐姐那绘声绘色的描述,对于象我这样几无远足的山村少年来说,无异是潜意识里凭添一幅神妙壮丽的图景,心中激起一种莫名的向往。

       1982年4月初的一个周末,我所在的吴村社中心初三(1)班全班同学到江郎山春游,全程二十余公里均徒步。从学校出发,走了七公里就是淤头区委驻地,再走过跨江渡桥,过不久就进入礼贤古镇主大街。大街南北走向,由青石板铺成长且直,整洁亮丽,古色古香,大街南端有座城隍庙,门楣雕刻恢弘、精美、传神。城隍庙大门前就是江山的母亲河须江,江边有座木结构的四角亭,外观看上去相当古老,颇具风格,亭上匾额依稀可见“萃贤亭”三个大字……平生首次涉足礼贤古镇,顿感荣幸和惊喜!恍惚间,仿佛自己走进千百年前的历史长河中......
      1986年3月,金华卫校校友毛剑文邀我到他老家礼贤重游。从淤头站下车,走了四、五分钟,映入眼帘的是一排刚浇筑好的桥墩,新建的礼贤大桥初具雏形,预示不久的将来礼贤与江对面205国道仅是咫尺之隔却不通车的历史终将画上句号;礼贤古镇临江而建,镇区开阔平坦,东南面由高耸的万青山及余脉拱卫,成为古镇苍翠的屏障;古镇一公里圈内建有浙江电工器材厂、江山变压器厂等省重点企业以及市属厂矿企业,呈现现代新兴气息与四年前仅仅十余钟匆匆路过不同的是,这次我有充裕的时间触摸和感知礼贤了,古镇随处可见百年巨樟,那成片翠樟掩映下的礼贤古县学遗址,已成礼贤乡中心学校,很是迷人;街面店铺林立,作坊成片,并不喧嚣,让人留连; 城隍庙改作乡文化站,室内有各式古训字画,令人神驰......整个古镇显得古朴、幽静、雅致,俨然是古县治风韵。其时,恰值《衢州日报》、《江山日报》依次刊登《欧阳修与萃贤亭》一文,记述北宋年间,进士、校书郎周颖在自己老家礼贤自筹建造一座萃贤亭,欧阳修特地为该亭题诗:“君家富山水,占胜作高亭。坐听溪流响,能令醉客醒,阳生辟木秀,寒入乱峰青。吾族东南美,人贤地益灵。”苏舜钦等也有赠诗,还有宋仁宗赐匾。只惜当我重游那里,却见萃贤亭已被变卖拆毁,改建民居,只是在该亭原址近旁,搭了一座简易的木桥直通江的西岸。伫立茫暮色中,零星见到桥上行走着劳作归来的乡民,凝望桥下那浩荡北去的江水,追寻礼贤悠悠的历史,让我不禁陷入沉思......
        这十多年间就这么追寻着,四年前终得详解,还有一份惊喜。那是2016年夏,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阅一套1945年重修的《诗坊丽坦周氏宗谱》孤本。该宗谱详细记载:唐朝初年三衢刺史周美第十三世裔孙周逊(字惟谦,进士,中宪大夫),因五季之乱于后汉高祖天福十三年(公元948年)迁离丽坦周氏世居地清湖蔡家,创居礼贤。周逊曾孙周迪(行宪一,朝奉大夫)独子周德益(字仲尧,1015年生)于北宋庆历年间(公元1041-1048年)创居诗坊; 继后,周逊另一个曾孙周颖(行宪四,进士,校书郎,1012年生)第四子明先、第五子灏先迁徙诗坊附近的吴村桥头,明先长子周铸又迁吴村礼贤尾。随后,在周继东先生引导下,又将《诗坊丽坦周氏宗谱礼贤丽坦周氏原谱进行校对,确认对接无误。以老家宗谱记述,先祖周逊是礼贤最早的住民,公元948年(五代十国时期)之前,那里还是蛮荒之地。当时,江山县南部有仙霞驿道通闽,江山至玉山驿道通赣,而礼贤恰位于这两条驿道中间,尚未得以开发。公元1267至1276年,江山县治迁至礼贤,并一度易名为礼贤县,时值南宋末年的战乱时期。这时,距周逊创居礼贤已有三百余年; 距诗坊(位于江山至玉山的驿道上)周氏始祖周德益公迁离礼贤也有两百多年了。令人欣喜的是,宗谱的这段详细记述,与省、市相关部门所核实的礼贤历史完全一致。周逊创居礼贤,及至礼贤设县,都缘于当时时局动荡; 千百年来,礼贤极少受战火的侵扰,尤其是太平天国和抗日战争那样的浩劫,礼贤始终安然无恙。不得不说,礼贤古镇乃当之无愧的福祉。
       胜而不骄,有容乃久。 如今,礼贤古镇连同淤头一起辖于贺村镇,而贺村镇已被立为浙江省小城市培育试点镇,城镇建设驶入快车道。贺村新城与礼贤古镇同处须江东岸,两者相距不到五公里,地貌习俗相似,优势互补,随着发展迅将连成一片,届时,新城经贸与古镇文化有机融合,礼贤将以其特有的风姿再度成为一个耀眼的亮点,与江山市区交相辉映!
   支持点赞(19人)   弱弱飘过(15人)   反对(16人)
周共济
锦袍举人(10级)
注册时间: 2008-1-17
更新于: 2021/2/14 23:02:09  只看楼主     10 楼
      近日看到报道,贺村镇礼贤村被认定为第二批浙江省“千年古镇(古村落)”地名文化遗产,颇感欣慰!目前止,江山市境内保存完好的城隍庙有两处,分别是礼贤古城和廿八都古镇 。在古代中国,一般只有县治才有资质建造城隍庙廿八都古镇是个特例,江山市区城隍庙原址可能是老江中那一带吧!
   支持点赞(27人)   弱弱飘过(15人)   反对(17人)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页次:1/1页  20条/页 转到:
  回复这条主题     注意:本帖讨论期已过,您的回复将无效。
标题: 礼贤解读
内容:
用户名:    密码:
您目前尚未登录,无法回复!请在此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发帖前请阅读西南论坛管理条例 | 等级规则

·请尊重社会公德和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一切因您的行为而引起的后果,包括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将由您自己承担
·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属其管辖范围内您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您发表的作品,江山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11001764号-2  广告经营许可证:3308812100620
地址:浙江省江山市江滨北路288号(324100)  业务咨询:0570-4968999 13567082233(682233) 违法和不良信息公开举报电话:4962001
江山信息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